任备安紫砂壶艺术

发布时间:2010-11-28 发布人:紫砂艺苑 新闻来源:紫砂艺苑 阅读量:1621

 

70把紫砂壶,出自同一人之手,收藏者却来自北京、上海、南京、西安等地。23日至25日,“泥我缘分”任备安紫砂壶艺术展在深圳美术馆举行。来自全国各地的藏家携紫砂壶齐聚深圳,为藏品作者任备安举办了这场特殊的展览。

40岁出头的任备安只是宜兴丁山制壶界的“年轻人”,而他的作品近年来为藏家所追捧却也是不争的事实。出现在记者面前的任备安有着制壶人特有的质朴和腼腆。提及其近20年的制壶经历,他说:“最开始,只是纯粹的模仿。现在,总算是有点自己的想法了。”

制壶20年,未留一把

在一个陶瓷厂摸爬滚打10余年后,任备安于上世纪90年代初正式跨入了制壶人的行列。最初,他从临摹开始。在掌握了打泥片、起身筒、流把的搭配,壶肩、身、底的协调等技法后,任备安根据壶商的要求、指定的款式进行加工。慢慢地,他开始仿制名家壶。直到2004年,他才在创作上有所突破。照任备安的说法就是:“情绪和想法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,终于爆发出来了。”

此后,他一发不可收拾。每天平均工作16个小时,每年50至60把壶的制作量让业内刮目相看。任备安告诉记者,当时他自己去矿山上采矿,随手拿个袋子,看到好的就带回来,亲自炼泥。随着技艺的不断成熟,任备安的名字在玩壶的群体中渐渐流传开来。短短几年时间。任备安的壶价格一路飙升。“刚开始帮人制壶时,价格只有50元。现在一般都在3至4万元,有些做工精细、颇有想法的已升至10万元。”跟记者说起壶在短短几年内的价格差距,任备安一脸的坦然。

尽管产量颇丰、壶价节节升高。但这些壶,却没有一把是属于任备安的。“我一直都想留几把,但总是拗不过喜爱的藏家。”任备安说。爱壶的人都喜欢一起品鉴。朋友来家中,一起喝茶聊天。他便忍不住把珍藏的壶拿出来一起欣赏。“朋友喜欢,就没办法了。这个时候,不单纯是为了满足藏者的愿望。主要是我自己享受到了那种被认可、被社会肯定的喜悦。

观壶,看的是“气质”

对于任备安壶的价格,业内颇有争议。有些人认为是藏家哄抬的结果,也有人认为壶艺精湛,名副其实。对此,任备安认为,中国紫砂壶市场还不成熟,正常的经纪人模式还不完善。在这个圈内,靠的是“口口相传”。唯有靠壶的品质来说话。

任备安喜欢将他的壶用抽象的人物气质来比拟。这些壶,或优雅端庄、或宽厚质朴。每一把壶都被他赋予了灵气。在展厅内,他指着一把虚扁壶对记者说:“这把壶,嘴、钮、把之间宽度大、有种绵延感,整体呈现出宽广、包容的气质。”在一把名泉湖前,他则向记者介绍,整把壶线条简洁、流畅、饱满柔和。但壶嘴却显得刚劲有力。二者间的反差体现出一种率直气。

在展出的壶中,任备安最心仪一把其貌不扬的壶。这把壶看上去很普通、“拙拙”的。“虽然木讷、但却不呆、有种厚重感;‘拙’中却透着丝丝灵气,但不至于锋芒太显。”任备安说,这种“拙”中藏“智”的气息是他一直向往的。“制壶是孤寂的。既需要沉得下心,同时也需要在日复一日的制壶过程中,呈现出壶的灵气和作者的修为。壶的气韵,就是我的语言。

评论内容